两周休一次 一次休两天
被游戏和画画耽误了的文手



→理性思考 极简主义←

想努力成为成功的人
溃离等到寒假再说吧

【嘉瑞】Death or Love

我靠!!!!!?!

夜寒你

这么

高产!!!!!

先码再!读!!!

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昼夜炎寒:

@朴清百酒。 生日快乐!我的亿百!
原谅我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。
50分钟极限挑战。只能这么长了。


原梗是勃朗宁夫人的十四行诗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格瑞的身边缠着死亡。
这是嘉德罗斯看到格瑞的第一眼就明了的事。


青年的周身弥漫着一股黑气。数不清的亡灵伸出枯白的骨爪撕开空气,从虚空的缝隙探出身子,仗着不会被人类看见的躯体,肆无忌惮地抓住白发青年相比常人略显纤细的腰肢、白皙的手腕、被袜子包裹至一丝不露的脚踝。更有甚者,嘉德罗斯看见——一只大胆的爪子正向...

【莱散片段】钥匙呢。

靠!!!!!!!!!

存!!!!!!
❤❤❤❤❤❤❤————→壮壮

✨Sago✨:

白白生日快乐!!!!! @朴清百酒。 


按照目前已知信息试着写了写……!没写好也不要打我我是爱你的。下次跟我讲一下完整的啊……!!!


是个定时!


弱智小片段



散沙站在家门前,面对自己的钱包盯看许久。


……啊,钥匙忘带了。



散沙今日倒霉透顶。且先不论被一只超级大狗追着满街跑,光是不小心绊了一跤从楼梯滚下来就已经够惨了,自家发小还在这时发了短信...

【安雷】医务室

靠!!!!!谢谢壮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我网卡待会儿再看(ni
我也终于16啦!!!!⸜(´ ˘ `∗)⸝•*)

✨Sago✨:

白白生日快乐!!!最终还是决定写安雷给你惹!!!XP @朴清百酒。 


对不起写得好丑(……)


ooc注意逻辑不明注意(……)


标题瞎取滴【】



雷狮在学校吃完午饭过后和隔壁班嘉德罗斯打了一架。要说回来两人打架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,可谓是没什么特别的理由,爱打就打,不打也不会好好相处。也许是为了争夺校霸NO.1的位置,又也许只是单纯看对方不爽。总之两人打起来倒是没分个胜负,每次在打个难舍难...

❤❤❤❤❤❤❤❤❤❤❤❤❤
表白鲫鱼❤❤

季青予<>

是亿百的女儿缦拉!!想揪揪她可爱的小翅膀【你赶紧住手】@该用户已注销

2p是logo

我想说一下
这整个AOTUA的学院设定
相当于原凹凸设定下的一个变种

接下来是对游戏内设定的表述
(注意,游戏内)

①第一的人同样可以见到“校长”并能“许愿”
↑当然,这只是校方的对外宣称
 
②学生们同样都有原力技能
 
③建筑物被特殊保护了无法破坏,但有一些人说不定可以..?
 
④因为是个主打架的学校伤亡很多所以医务室很大
 
⑤设定内老师以及公职人员相当于原设下裁判/管理大赛的人,可以当成裁判球一类的角色,但能力值普遍要比学生们高一些(为了纪律,或者是校方的某些...?)
 
⑥设定内无论年龄大小都可被选入,班级为随机分配的
 
⑦整个学季内分为...

看啊!无马高清大图!!!

木kiiiii(熙):

游戏的一些CG和两个结局图在这里放出啦 还没玩过游戏的朋友建议玩后再观看哦→ 游戏下载博客戳这里!


哎呀真是没想到很久以前那个学校pa下一次和大家相见是在游戏里呢_(:з」∠)_这次的CG都是在两天内赶出来的好多偷工减料的地方 He的图我实在是太不满意了!(但就是不想改)

不过大家玩的开心就好!(鞭打亿百催促下一作)


 凹凸世界同人游戏发布!
 
——
 

[名称] 双直线

  

  

[版本] 1.02

  

[cp倾向] 雷安雷无差

 

[游戏时长] NE 约20-30分钟,HE 约 20-40分钟

 

[游戏类型]日常向纯剧情流

  

[制作软件] RPGmaker VX Ace

  

[制作] 亿百

 

[绘制] 木熙   @木kiiiii...

【魔王组】Discord

#魔王组。含有一点亲情成分。有点像在表述打火机的心理变化过程(……)。


#第一次写他们,尽量不ooc…其实就一些回忆段子,全文都是插叙,没主线的别看了。


#参考曲目:Discord.

 

 

——

 

 

Ivlis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时候醒来的,只是知道自己睡去了太长时间。关于之前的事情他明白的最多就是被按在床上,Satanick手中的钳子已生锈迹,像藤蔓一样绕上自己的臂膊,将红色的鳞片一点点地剥下。他好像脑袋里面过分混沌,装着的好像不是大脑,而...

【嘉瑞/病院】重戏 (1)

嘉瑞,嘉德罗斯x格瑞,自家病院paro,具体详知在5月份的文章里,或者是木熙(木kiiiii(熙))很早以前的转的,还有具体图设。简单而言是双方患病状态下的暴戾嘉x失言,对话不是很多。


#并不傻白甜


——


嘉德罗斯其实至今还有在记着,格瑞是被推着送来的,放在白色的病床上用布遮了眉目,头发散着,静静地不说话。没有人议论他,因为被送来这件事情过分普通。他衣口大开,胸口开着血花,一点一点沿着体肤淌下绣在白色床单上。胸口的微弱起伏还能勉强看出是副活着的躯体。...


© 朴清百酒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